虚己 才有未来
作者:长信基金 安昀 2018-09-27
超额收益并非基金经理神勇操作的结果。因此,投资中要放低自己,持有伟大公司,才能取得超额收益。同样,投资和研究不能心存侥幸,应当注重过程正确,才能取得好的结果。

长信基金副总经理、基金经理

我从业至今十二载有余,无甚建树,教训却颇多,我十分珍视这些教训,它们都是我进步的台阶。其中最重要的是两条教训。


第一,放低自己,才能取得超额收益。每次我们翻看历史,看到那些长线大牛股,都会感叹,过去数年,涨幅在十倍二十倍的股票并不少,但为什么我们的投资收益相形之下却少得可怜?之前有一篇在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叫“世间没有阿尔法”,大意是基金经理的超额收益都是均值回归的,拉长时间看并没有阿尔法,只有市场的贝塔存在。这个观点我同意一半。


基金经理的阿尔法确实是不存在的,有些年份价值风格表现好,有些年份成长风格表现好,时间拉长许多人收益率就是一个贝塔。但是真正的阿尔法其实是来自于优秀公司自身带来的超额收益,比如,难道美的、格力没有阿尔法?难道茅台、恒瑞没有阿尔法?难道招行、平安没有阿尔法?这些伟大公司自上市以来,显著跑赢行业和全市场,给股东创造了巨大的阿尔法。这些阿尔法确实存在而且并非不可识别,但为什么我们的投资收益却那么少?芒格说过:“合理的价格买入伟大公司,然后坐在那边等就是了。”


我们可能都把投资收益的来源搞错了,他不应该来自于自己的神勇操作,通过低买高卖做差价实现,而是应该来自那些伟大的公司持续创造现金流带来的收益,我们的所谓神勇操作,事后看是磨损这些超额收益的主因。持有这些优秀公司,他们会持续给投资者创造现金流,除非这些公司基本面发生不可逆的变化或者估值变得非常贵,否则你就在那边等就是了。所以说,放低自己,持有伟大公司,才能取得超额收益。


第二,注重过程正确,期待好的结果。投资和研究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工作,特殊之处就在于其结果的不确定性。美国投资家克罗曾说:就是倒拿球杆,你也能打进球洞。意思是我们要警惕侥幸。如果你的过程正确,并且坚持,大样本大范围多次博弈之后,大数定律会帮助你获得大概率好的结果;如果你的过程不对,但却取得了好的结果,这种侥幸很有可能在未来会杀死你。所以,我们要追求成为时间的朋友,而不是成为幸存者偏差。投研这一行,看起来充满不确定性,其实拉长时间看确定性很高,就是你有没有站在概率和时间这边,如果是,那么好的结果有可能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


彼得林奇曾说过:当你投资股票时,必须对人性,乃至对国家和未来的繁荣要有基本的信任。巴菲特也经常说,生在美国,他就是首先赢得了“娘胎彩票”。我们的投资和这个国家和时代是密不可分的。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当我们仔细回顾改革历史的时候,我们发现两个基本规律:一是不管承不承认,改革都是朝着市场经济的方向而去;二是历史不乏危机时刻,但这些危机都倒逼了改革。从苦难、相互攻讦、彷徨试错中走来的国民,一旦走上了市场经济的正确方向,并尝到了改革与经济、人民生活的正向循环之后,是绝无可能再回到市场经济启蒙之前的极端状态的。历史上中国经历过多次比目前更为艰难和危急的时刻,但没有一次把改革逼退回去,反而都成为进一步更大尺度改革的催化剂。危机倒逼改革,这是改革史上最为鲜明的特征。最后引用“给南希小姐的信”中的一段话:“就像300多年前那些奔向美国的移民对自由的渴望,中国这些普通人,他们并不关心自己是否称霸,是否干涉他国政治。他们想的只是,自己是否能为子女争取更好的教育,能让父母过更好的生活。为了这个,在许多富裕国家人们正在度假的时候,他们选择夜以继日地工作。”这也许才是中国改革发展开放最大的生生不息的原动力。所以,我们还是对中国公司的永续经营假设,对中国人民,对中国充满信心。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