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人性 坚守原则
作者:平安大华基金 曹力 2018-10-08
不甘落后可能会成为理性投资的最大障碍,事实上投资业绩的短期落后很正常。面对投资人的信任,想要做好投资,我认为需要高度清楚自己的投资原则,即:只投资自己懂的标的,高度重视投资标的的现金流以及逆向寻找投资标的。

平安大华估值优势基金经理

一天,我带八岁的儿子去游乐园,遇到一个池塘上用塑料浮块串起来的浮桥,一群青年从上面潇洒地跑过去了,浮桥块强烈地晃动,我劝儿子也跑一下,他惧怕了,怎么劝都没有用。这时,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轻灵地跑过了浮桥,儿子看到了,突然奇迹般地战胜了恐惧,助跑,飞奔,一气呵成从浮桥上跑到了对面。


我知道,这个奇迹的出现是因为儿子不想显得连小两岁的孩子都不如。


人类是典型的社会化物种,在同类中不想成为较弱一方的那种恐惧早已根植在我们的基因中,和惧怕猛兽同样真实。漫长的进化中,积极响应比较压力的个体才更能赢得群体的尊重与合作,更能获得异性的青睐,因此更有机会生存下来并把自己的基因传下来。试想如果远古真有“佛系”青年,在群体中显得落后也无所谓,他大概率会被族群冷落,留下后代的机会寥寥。


然而,不甘落后的人性在投资活动中未必能帮到我们,反而可能会成为理性投资的最大障碍。巴菲特曾形象地描述这种投资中受人性驱使的“非理性”心理:一个智商比你低30的邻居正通过投机赚到你好几倍的钱,这简直让人无法忍受。


公募基金的净值和同类排名每天都会公布,基金经理持续处在和同类邻居的比较排名压力中,每个月、每个季度都不难发现有邻居比自己收益好得多。这时人性就会起作用,基金经理开始怀疑:是否我布局的行业今年没有机会了?选的股票是否没有守候价值了?要不要换换仓,配置点势头好的板块?通常在这种换仓交易的背后,理性已经靠边站了。


事实上,投资业绩的短期落后根本没有什么可怕。美国的市场研究表明,过去十年年化业绩最好的基金经理群体在三分之一的时间里跑不赢市场平均水平,超过三分之一的时间和市场旗鼓相当,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时间内跑赢市场。基金经理要在每月、每季度都领先市场,在排名上不吃亏,这只是一种有害的执念。


作为基金经理,应高度警惕自身害怕落后的人性带来的投资行为扭曲,也需要理解市场上的大部分参与者也会受到这种自然人性力量的驱使,进而带来股价夸张的涨跌,而企业的基本面在这期间未必有多大变化。典型的例子是,2015年上半年,有公司靠着匪夷所思的并购故事股价翻了几倍,而在后续的三年中持续下跌到连原来的五分之一不到。再联想到当初那些所谓的“热门板块”,如3D打印和基因编辑,时至今日,谁还会提起?


老百姓购买基金,并非是像博赛马一样希望陪着基金经理来一场排名竞赛,而是希望自己的资产有所增值。面对这份沉甸甸的的信托责任,基金经理需要抛弃对赛马排名的关切,高度清晰化自己的投资原则,用原则来严格约束自己的投资行为,杜绝那些屈从人性的交易。


作为基金经理,我的投资原则很简单:


只投资自己看得懂的标的。对投资的标的,应该很清楚它的商业模式是否可行、在行业中竞争力是否持续、背后的团队是否可靠,这和一级市场筛选商业项目是一样的,和股价波动形态无关。一个人精力有限,在非常勤勉工作的前提下,大概能覆盖400只股票,重点跟踪100只股票。所以在大量的上市公司信息面前,必须要做取舍,坚守自己的能力圈。


高度重视投资标的的现金流。在非常保守的估算下,现金回报前景明显好于十年期国债的标的才有投资价值,否则不如拿债券。简单来说,就是投资那些持续赚到真金白银的公司,对一些现金流异常、资本开支巨大、资产负债表大幅扩张的企业保持警惕,对一些听起来概念很时髦但现金回报很少的企业敬而远之。


逆向寻找投资标的。股票的估值大致可以分为两部分,一是对基本面的理性估计,一是人们对它的热情期待。在股票被高度关注、被热捧时买入,付出的价格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给了热情,很有可能是买贵了,未来热情消退后要大概率减少投资收益;而对于被冷落的股票,这个概率是逆转的,大众热情只要提升一点就有利于增加投资收益。我相信在概率上,反大众热情地寻找投资标的长期看是更有利的。


当前市场低迷,甚至出现了对未来国运的担忧。我认为在冬天可以多想想春天。历史上,每一次熊市都为未来较好的投资收益留足空间,这一次也不会例外。过去三十年,中国从无到有涌现出了很多在全球都极具竞争力的优秀企业,足以证明中国人非常擅长学习商业文明和科学技术;中国人喜欢储蓄,有利于资本积累;中国极其重视教育,人口素质将一代强于一代;因为庞大的人口基数,中国的内需市场潜力巨大……目前国际环境的一些压力,改变不了中国这些大的基本面。作为基金经理,我可以确定,未来中国优秀企业的股价仍将创出新高。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